巴西专家:反对把新冠病毒政治化

231

2019年12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收到了来自中国武汉市不明原因的非典型肺炎病例的警报。一周后,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被确定为发病的原因,世卫组织把这种病毒称之为SARS-COV-2或称作Covid-19,中文谓新冠病毒。

情况很快发生了灾难性的转变,最终于2020年3月11日,新冠疫情处于全球蔓延状态,病毒在包括巴西在内的114个国家传播。距2020年3月17日巴西第一例死亡病例发生529天后,巴西已有578396万例死亡,占世界新冠病毒死亡率的13%,而巴西人口仅相当于世界人口的3%。如果巴西在实施卫生措施方面做到了世界平均水平,那么就可以避免起码五分之四因新冠病毒而导致死亡的病例。

我们到底错在哪儿了?这是一系列指挥性的不幸事件,一方面,民众蔑视科学,听信一些伪专家的意见;另一方面,参议院的新冠病毒调查委员会每天都在揭露的,那些黑暗见不得人的理由,比如利用病毒政治化,来满足少数人的利益。

关于新冠病毒,科学告诉了我们什么?重要的是要了解,这是一种冠状病毒,如SARS-COV(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现在被认为已被根除。还有MERS-COV,翻译为中东呼吸综合症,顾名思义,该病在中东地区很活跃。

通过研究获得的科学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由动物传播的,事实上,新冠病毒是在蝙蝠和穿山甲的身上发现的。同样,在SARS-Cov病例中,蝙蝠和单峰骆驼的MERS-Cov中也发现了SARS-Cov,这表明这些动物可能是这些病毒的天然宿主。

正如在科学期刊上发表的研究报告所述,冠状病毒的传播可能是因为人类和野生动物之间的环境退化和利用。由于传播形式是通过近距离接触,可采用屏障方法(面罩、眼镜)、洗手和控制身体距离,可减少传染的机会。

关于疫苗,巴西批准用于免疫接种的所有疫苗(科兴、阿斯利康、辉瑞和强森)都经过了严格的科学研究,能够有效预防新冠病毒的重症化和死亡。临床结果表明,随着人口中疫苗接种比例的增加,死亡人数相对在减少。

然而,在社交媒体和Whatsapp团体中,却在传播着各种理论,认为病毒可能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但在实验室中找不到任何科学依据。同样,还有谣言在说,中国和布丹丹研究院一起生产的科兴疫苗内含有用于间谍活动和精神控制的电子芯片。这都是一些荒唐的幻想,我们甚至没有技术来做这件事。同时还有人在传播,不需要戴口罩、洗手和保持社交距离,利用谣言来污蔑我们已知的最有效的预防病毒的方式。此外,还有人们大力提倡使用低效的临床治疗法(新冠治疗套餐:氯喹、羟基氯喹、阿奇霉素、伊维菌素),已发表的科学证据表明,坚持使用它们除了增加死亡率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更糟糕的是,当马瑙斯处于疫情最严重的危机时刻,当患者因缺氧而死亡时,联邦政府却在努力地进行资源分配,派发这种“治愈”的灵丹妙药,而不是提供氧气给患者。

联邦参议院特别调查小组还查明了一个问题,就是过多的不正确信息一直都在四处流传,尤其是一些通过不可靠来源的信息,都成为了联邦政府的某些执政者、支持者用来做为他们散播谎言的依据。这对大众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但却被那些少数的人利用,换来了利益。

将病毒问题政治化的结果就如我们所看到的,它就像一场史诗级别的灾难一样。无论是对已逝去的人,还是对与这场所谓“小流感”斗争的幸存者来说,都会造成巨大损失和巨大痛苦。科学研究表明,那些从新冠重症康复的患者,会患上多种新冠综合后遗症,可影响到全身器官,从脱发到心悸等后遗症都有可能发生。

将来,对卫生、福利和社会保障体系来说都会面临更多挑战。更不用说,这会影响到每一个被感染者或未感染新冠病毒的人,他们的心理健康问题了。

疫情还没有结束,我们需要加快疫苗接种,保持警惕,戴口罩时保持卫生标准,洗手消毒,保持社交距离。面对病毒,相信科学是为了集体利益,而不是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政治化。

作者:Li Li Min,巴西神经科专家、坎皮纳斯医学院神经科首席教授、神经病学系主任。「点击此处查看葡文原文」

DEIXE UMA RESPOSTA

Por favor digite seu comentário!
Por favor, digite seu nome aqui